/

工作坊:技術與國家 – 黑格爾《法哲學原理》出版200 週年

2021 年 11 月 20 日星期六
中歐時間上午 9 點至下午 2 點 / 香港時間下午 4 點至晚上 9 點

Facebook Event

主辨人:
Yuk Hui (City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Gregory S. Moss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Milan Stürmer (Leuphana University)

演講者:
Joel Bock (De Paul University, US)
Anna Winckelmann (Higher School of Economics, RU)
Christoph Görlich (Leuphana University, DE)
Armin Schneider (Humboldt University, DE)
Fernando Wirtz (University of Tübingen, DE)
Anna Longo (Collège International de Philosophie, FR)

黑格爾哲學中似乎仍未得到充分探索的主題之一是關於技術的問題。我們知道只有在工業革命之後,技術意識才進入哲學。儘管《法哲學原理》寫於 1821 年,當時黑格爾已目睹了工廠中大量技術的應用,但“機器”的概念仍然是一種與“有機”相對立的刻板印象。在《哲學科學百科全書》和《邏輯學》中,就概念的組織水平和自決性而言,機械論被描述為低於化學和生物學的事物,儘管“絕對機械論”的概念可以被理解為機械-有機體的結構和運作。

除了浪漫主義者和其他觀念主義者所共有的機械論和有機論之間的這種對立之外,在黑格爾的哲學中還有另一個無法歸結為機械論的技術維度,也即技術將自身表達為外化或異化(Entäußerung)的普遍趨勢和否定的力量。回顧歷史,我們知道黑格爾的學生恩斯特‧卡普 (Ernst Kapp) 在其 《技術哲學原理》 (1877) 中發展了器官投射的概念來描述技術發明,而黑格爾學者戈特哈德‧冈瑟(Gotthart Günther) 將黑格爾描述為原始控制論主義者,或換句話說,控制論實現了黑格爾的邏輯。黑格爾思想中的技術問題是多層次的,且還有待進一步厘清。疫情宣布了配備先進自動化和監視系統的國家的回歸,該系統遠超出了黑格爾在 1821 年的描述,同時使黑格爾的著作在今天顯得更加相關。

支持:
Research Network for Philosophy and Technology
Cosmotechnics Research Unit, City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日程:

 

上一則

對話技術與哲學系列研討會IV(2021 年 12 月 7 日)Susanna Lindberg:貝爾納·斯蒂格勒對音樂之愛

下一則

Call for Papers:Technophany《技術與女性主義》特刊

Slide Slide Slide Slide Slide Slide Sli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