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將舉行的活動

/

對話技術與哲學系列研討會 IX (2022年11月1日) Alexander R. Galloway:十個命題簡述數碼哲學發展史

Alexander R. Galloway:十個命題簡述數碼哲學發展史


與許煜對話

2022年11月1日,星期 二
香港時間下午8時
美國東部標準時間上午 8時

研討會將會以線上方式(Zoom)和英語進行
登記報名
Facebook Event: https://fb.me/e/1Nn0Hw9t8

 

「數碼哲學」指的是甚麽? 數碼哲學家(digital philosophers)在處理這一問題時通常求助於物理學或計算機科學更甚於哲學,他們聲稱世界在其最基本層面上是離散的(這也常被称為「數碼物理學」)。數碼哲學家在自然世界中為他們的主張尋找證據——例如亞原子粒子的離散自旋狀態或 DNA 的編碼能力。然而,在這次討論數碼哲學的演講中,我們將不再假借於自然,而是視之為哲學實踐的一個具體決定。 我們將通過十個數學命題(mathemes)來探索這個決定,其中包括一些拒絕或背離數碼哲學的替代公式。

Alexander R. Galloway 是一位作家和計算機程序員,致力於研究哲學、技術和媒體理論。 他是紐約大學媒體、文化和傳播學教授。他撰寫了有多本有關數碼媒體和批判理論的著作,其中包括《不可計算:長期數碼時代的遊戲和政治》(Verso,2021 年)。

 

/

講座: (8 月5日): 貝爾納・斯蒂格勒年度紀念講座 2022

卡爾·米查姆 
技術的政治哲學:列奧·施特勞斯之後 

 

2022年8月5日(星期五)
8pm 香港時間 / 6am 北美山區時間

開幕致詞: 高世名 (中國美術學院院長)
主持人及回應人:許煜

在線活動:通過 Zoom 註冊加入
Facebook event

 

自 20 世紀中葉以來,隨著工程與技術哲學的出現,它越來越關注倫理和社會問題,並帶來一些有益的概念性的、認識論和本體論上的分析。政治哲學問題在分析學派和現象學學派當中不太突出。本演講將藉鑑 20 世紀最具爭議的政治哲學家列奧·施特勞斯 (Leo Strauss) 的思想,探討一種獨特類型的技術政治哲學的可能性。本演講目的並不在於擴展廣泛與施特勞斯相關的文獻來詳細分析、闡釋和辯論他微妙而誘人的思想,因此也不在於傳遞一種完全忠於他的解讀,而是通過多個選擇性的面向來激發人們對這個問題的興趣。本演講的假設是,施特勞斯的思想可以幫助我們發現一些在工程和技術哲學論述中所欠缺的東西。

 

卡爾·米查姆(Carl Mitcham)是一位工程、技術哲學家。他是科羅拉多礦業學院人文、藝術和社會科學榮休教授以及中國人民大學技術哲學國際客座教授。米查姆的研究重點是科學、技術和工程的哲學和倫理。

米查姆的著作包括《牛津跨學科手冊》(與 Robert Frodeman 和 Julie Thompson Klein合著,2010 年)、《倫理與科學:簡介》(與 Adam Briggle合著,2012 年)和《邁向工程哲學的步驟:歷史哲學和批判性論文》(2020 年) 。他的著作已被翻譯為德文、法文、西班牙文、中文等多種語言。米查姆是哲學與技術學會的創始成員(1976 年),並擔任美國科學促進會科學自由與責任委員會成員(1994-2000 年)。他獲得的獎項包括技術史學會 Abbot Payson Usher 獎(1973 年)、國際世界技術網絡 (WTN) 道德獎(2006 年)和西班牙瓦倫西亞國際大學的榮譽博士學位(2010 年)。

米查姆同時也是哲學與技術研究網絡的學術委員會成員。

 

關於貝爾納·斯蒂格勒紀念講座

貝爾納·斯蒂格勒紀念講座於 2021 年由中國美術學院和器道哲學與技術研究網絡發起,剛好是這位著名的法國哲學家去世一年之後。紀念講座每年由哲學領域的傑出學者主講以紀念斯蒂格勒的工作和思想遺產。

/

對話技術與哲學系列研討會 VIII (2022年4月27日) Luciana Parisi:工具性和可能性

Luciana Parisi:工具性和可能性

與許煜對話

2022年4月27日,星期三
香港時間下午9至11點
美國東部標準時間上午 9 點至上午 11 點

研討會將會以線上方式(Zoom)和英語進行
登記報名: https://bit.ly/3LeIX8i

工具性通常定義了手段和目的之間的關聯,並能用來質疑技術和哲學之間的關聯。本次演講將處理工具性問題,而這一問題將通過批判工具理性及其在全球計算資本背景下關於智能自動化的當代討論中來展開。本次演講通過借鑒美國的實用主義,提出了一種工具性的概念,它拒絕將媒介與思維、數據與觀念對等。工具性反而可以為哲學和技術之間的對話提供替代方案。先驗理性在種族資本主義的計算配置中的回歸所產生的危機(根據算法規則和數據基礎設施來抽取/抽象化肉體、土地、水、石油、認知、創造性和社會勞動)成為破解西方形而上學核心的工具理性方程式的一種激進的可能性。正如普羅米修斯的神話似乎增強了知識在全球規模的物種化—在那裡,認識的性別化、種族化和性化的條件在文化中遞歸重複—智能自動化也未能實現人類形象的普遍性:思想與手段之間的不匹配再也無法修復。

Luciana Parisi 是杜克大學文學與計算媒體藝術與文化項目的教授。她的研究是對技術在文化、美學和政治方面的哲學探究。她曾是CCRU(Cybernetic Culture Research Unit)的成員,目前是CCB(Critical Computation Bureau)的聯合創始人。她的著作有《抽象的性:哲學、生物技術和慾望的突變》(2004 年,Continuum Press)和《傳染性建築: 計算、美學和空間》(2013 年,麻省理工學院出版社)。她正在撰寫一本關於外來認識論和計算中邏輯思維轉變的專著。

/

對話技術與哲學系列研討會 VII (2022年3月17日) Andrew Feenberg: 意義與存在

Andrew Feenberg: 意義與存在
與許煜對話

2022年3月16日,星期三,太平洋標準時間下午6點至8點
2022年3月17日,星期四,香港時間上午9至11點

研討會將會以線上方式(Zoom)和英語進行: Register to join via Zoom 
Facebook Event: https://fb.me/e/35lCCKiWm

 

我們生活在兩個世界里,一個是由事實組成的客觀世界界,另一個是我們積極與事物打交道的生活世界。這兩個世界不能被簡化為一個單一的現實,但它們不斷地交流。在這次演講中,我將討論它們之間的互動,這些互動塑造了科學和技術。

Andrew Feenberg 早年受學於赫伯特·馬爾庫塞(Herbert Marcuse),現為西蒙菲莎大學(Simon Fraser University)傳播學院的榮休教授,並曾擔任應用傳播和技術實驗室的主任。2013至2019年,他也在巴黎國際哲學學院擔任項目主任。他的著作包括《質疑技術》(Questioning Technology)、《改造技術》(Transforming Technology)、《海德格爾與馬爾庫塞》(Heidegger and Marcuse)、《在理性與經驗之間》(Between Reason and Experience)、《實踐的哲學》(The Philosophy of Praxis) 和《技術系統:理性的社會生活》(Technosystem: The Social Life of Reason)。他關於赫伯特·馬爾庫塞的新書將在今年由Verso出版。

 

關於本研討會系列

對話技術與哲學系列研討會由Cosmotechnics/Critical AI 研究項目發起,香港城市大學和哲學與技術研究網絡聯合支持。該系列在 2021年秋季和2022年春季期間進行,與技術哲學領域的知名學者進行對話,以回應當今哲學和技術的逼切問題。

即將舉行的活動包括與 Luciana Parisi(4月20日)和 Carl Mitcham(5月25日)的研討會。

 

/

新書對談會 (10/11 March 2022) Discriminating Data by Wendy Chun

 

Book Conversation: Discriminating Data by Wendy Chun

In dialogue with Yuk Hui

 

Thu 10 March 2022, 5pm PST / Fri 11 March 2022, 9am HKT

Online Event: Register to join via Zoom

Facebook Event: https://fb.me/e/304BhrtRH

 

In this event, Wendy Chun will discuss her latest book Discriminating Data (2021, MIT Press) in conversation with Yuk Hui.

In Discriminating Data, Chun reveals how polarization is a goal—not an error—within big data and machine learning. These methods, she argues, encode segregation, eugenics, and identity politics through their default assumptions and conditions. Correlation, which grounds big data’s predictive potential, stems from twentieth-century eugenic attempts to “breed” a better future. Recommender systems foster angry clusters of sameness through homophily. Users are “trained” to become authentically predictable via a politics and technology of recognition. Machine learning and data analytics thus seek to disrupt the future by making disruption impossible.

Chun, who has a background in systems design engineering as well as media studies and cultural theory, explains that although machine learning algorithms may not officially include race as a category, they embed whiteness as a default. Facial recognition technology, for example, relies on the faces of Hollywood celebrities and university undergraduates—groups not famous for their diversity. Homophily emerged as a concept to describe white U.S. resident attitudes to living in biracial yet segregated public housing. Predictive policing technology deploys models trained on studies of predominantly underserved neighbourhoods. Trained on selected and often discriminatory or dirty data, these algorithms are only validated if they mirror this data.

How can we release ourselves from the vice-like grip of discriminatory data? Chun calls for alternative algorithms, defaults, and interdisciplinary coalitions in order to desegregate networks and foster a more democratic big data.

 

Wendy Hui Kyong Chun is Canada 150 Research Chair in New Media in the School of Communication, and Director of the Digital Democracies Institute at Simon Fraser University. She has studied both Systems Design Engineering and English Literature, which she combines and mutates in her current work on digital media. She is author of Control and Freedom: Power and Paranoia in the Age of Fiber Optics (MIT, 2006), Programmed Visions: Software and Memory (MIT 2011), Updating to Remain the Same: Habitual New Media (MIT 2016), and Discriminating Data (2021, MIT Press), and co-author of Pattern Discrimination (University of Minnesota + Meson Press 2019). She has been Professor and Chair of the Department of Modern Culture and Media at Brown University, where she worked for almost two decades and where she’s currently a Visiting Professor.

/

對話技術與哲學系列研討會VI (2022 年 2 月 22 日)Henning Schmidgen:機械規範性

Henning Schmidgen:機械規範性

與許煜對話

 

2022 年 2 月 22 日,星期二 13:00-15:00 CET / 20:00-22:00 HKT

在線活動, 通過 Zoom註冊加入:  https://bit.ly/3GzpP2l

臉書活動:https://fb.me/e/26XbnnKMJ  

 

在當今社會,技術通常被視為有益且富有成效的「存在模式」,其可以促進和改善用戶的生活。與此同時,它們也經常被認為是或多或少的抽象機構和權力,所強加給我們的約束限制。尤其是數字技術的使用,往往與不明確的規則、先決條件與後果聯繫在一起。這些都限制了我們的自決能力,因此也限制了規範行動的可能性。在這種情況下,對算法、人工智能和信息資本主義的批判是恰當且必要的。正如我所論證的,這也關係到對「機械規範性」的延伸反思,即主觀和創造性使用技術的可能性和能力。

本演講通過引用德勒茲 (Gilles Deleuze) 和瓜塔里(Félix Guattari) 所稱的「技術活力論」的哲學傳統,來介紹機械規範性的概念。我將表明,這一傳統不僅包括德勒茲和加塔里,還包括哲學家和醫生,如喬治·康吉萊姆(Georges Canguilhem)和庫爾特·戈德斯坦(Kurt Goldstein)。這一傳統至關重要的是「技術」的生物學觀點,在此技術被理解為塑造個人環境可能性的同義詞。因此,我們對技術問題的回答關鍵取決於實現這一觀點。

 

Henning Schmidgen 是德國魏瑪包豪斯大學媒體研究教授。他在柏林和巴黎學習心理學、哲學和語言學。1996年,他在柏林自由大學獲得心理學博士學位。 1997年至2011年,他在柏林馬克斯普朗克科學史研究所(Dept. Rheinberger)從事博士後研究。 2011年,他獲得了科學史和媒體研究的教授資格。 2011 年至 2014 年間,他在雷根斯堡大學擔任媒體美學教授。

為了彌補媒介理論和科學史之間的鴻溝,Schmidgen對瓜塔里的機器、康吉萊姆的概念以及生理學、心理學和精神分析中的時間問題方面進行了廣泛的研究。他的研究在《Isis》、《Configurations》和《Grey Room》等雜誌上發表。他最近的著作包括《亥姆霍茲曲線》(The Helmholtz-Curves)。《追蹤逝去的時間》(Tracing Lost Time)(2014年)、《瓜塔里錄音帶》(The Guattari Tapes)(2019年)和《霍恩,或媒體的反面》(Horn, or The Counterside of Media)(2022年)。

Slide Slide Slide Slide Slide Slide Slide